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赤叶青枫的枫言枫语

横刀立马,踏碎这一世烟花。

 
 
 

日志

 
 
 
 

《百鸟朝凤》:秦川老炮一声吼,唢呐挽歌恸人哀  

2016-05-08 00:1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鸟朝凤》:秦川老炮一声吼,唢呐挽歌恸人哀 - 赤叶青枫 - 赤叶青枫的枫言枫语
 
文 / 赤叶青枫

《百鸟朝凤》,是之前流行于山东、安徽、河南、河北等民间的唢呐名曲,而在中国电影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吴天明最后的心血遗作中,它不仅是这部电影的片名,而且还是这个讲述两代唢呐匠人对于“唢呐” 这一传统民间艺术传承与坚守的走心故事里的曲目担当及信仰之光。

在无双镇,自古以来但凡不是太穷的人家婚丧嫁娶都会有请唢呐班子前来吹奏助兴的传统。尤其是办丧事时,声声唢呐是对远行故去者的一种人生评价——道德平庸者只吹两台,中等的吹四台,上等者吹八台,德高望重者才有资格吹《百鸟朝凤》。关于这支高难度的曲子,放眼整个无双镇,只有四方闻名的焦家班班主焦三爷(陶泽如饰演)能吹,而他也只会传给自己挑选的唯一的接班人。对于这个人,他看重的不仅是天分、技艺,还更在乎其人品,于是当稚子游天鸣(郑伟饰演)进入焦家班学艺时,天资平平的他最终凭借坚韧不拔的顽强毅力和善良质朴的良好品行脱颖而出,如愿以偿成为接班人。不过,时移世易,此时无双镇的唢呐活儿已如焦三爷的身体一般行将就木、日薄西山了……

试问,像这样一部乡土气息浓郁且无大咖明星担当主演、无华丽视觉特效作为炫目包装、无喜剧搞笑/动作枪战/缠绵恋情等典型商业元素抓人眼球的“N无”电影,究竟靠什么来吸引人注意?

答案很简单,亦也很有分量:情怀。

这份沉甸甸的情怀不仅包括了导演吴天明对以“唢呐”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文化的看重以及对其在时代变革的影响以及市场化经济浪潮的冲击下日渐消亡的痛心与无奈,更凸显了他作为一名老一辈中国电影人对捍卫正统的电影精神的责任担当和傲人风骨。而在中国电影急功近利的浮躁大环境的当下,这份情怀更是显得尤为珍贵。

所以,在电影《百鸟朝凤》中,吴天明和陶泽如台前幕后不惜笔墨合力塑造的那位面冷心热、执着热血的男主人公焦三爷的银幕形象其实也正是吴天明本人在追寻电影梦的艺术道路中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初心的生动写照。尤其是焦三爷和徒弟喝酒以及病危两场戏,更是入木三分地表达了主人公视唢呐为命的匠人精神。而那一曲压箱底的唢呐绝活《百鸟朝凤》,既是对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震撼挽歌,也是吴天明这位中国电影界的秦川老炮儿对于生命和电影梦想发出的最后一声吼!

值得一提的是,在片中徒弟游天鸣的身上,其实也暗藏着吴天明的影子。这不仅从二者名字的谐音上能略见端倪,这一人物长大后生不逢时的曲折遭遇亦与吴天明现实生活中的事业发展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片内片外,点点滴滴,无不似诉平生不得志。故而在影片的结尾,重新组班失败的游天鸣独自在焦三爷坟前吹的最后一曲《百鸟朝凤》,真真如泣如诉,黯然销魂,直吹到人骨头缝里去。

原来,竟也只能这样了。

百鸟朝凤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秦川老炮一声吼,唢呐挽歌恸人哀。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