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赤叶青枫的枫言枫语

横刀立马,踏碎这一世烟花。

 
 
 

日志

 
 
 
 

《王的男人》:几多长恨叹风流 .  

2006-06-14 18:1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年,反映同性之间情感纠葛的电影似乎格外引人注目,《断背山》、《王的男人》(以下简称《王》)等便是个中极佳的例子。前者让该片的导演李安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后者则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打破了韩国电影的最高观看人数,并成为韩国史上最卖座的电影,非但如此,它还令之前默默无名的新人李俊基一举成名,成为红透半边天的的超级偶像……其之种种,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与《断背山》中Ennis和Jack的那份缱绻决绝的同性恋情相比,《王》对片中三位男主人公之间的情感纠葛则处理的比较暧昧隐晦,远不如前者那般明朗化,不过对孔吉(李俊基饰)与张生(甘宇诚饰)这两个重要角色的设置和定位,倒依稀有几分《霸王别姬》的影子,因此也就难怪会有人称其为韩国版的《霸王别姬》了。但若论及文化深度、历史厚重感以及对复杂人性的探讨与表现等,较之后者,《王》一片又显得明显的浅白许多。别的暂且不提,单论对艺术人生追求的执著,孔吉就远不如那“不疯魔不成活”的蝶衣。

戏里戏外,台上台下,孔吉分的较为清楚。“杂耍艺人”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份赖以糊口以及提供安身之所的工作,谈不上有多么热爱,而其在片尾之所以主动表达出来生依旧愿意做杂耍艺人的意愿,一来是对张生浓烈情感的一种折射与寄托;二来亦是厌倦了尔虞我诈、血雨腥风的宫廷生活,非常向往与渴望之前那种因那份职业而拥有的相对简单且自由的生活方式。因此如果您是以看《霸王别姬》的眼光来看这部《王》的话,您多半会失望;但若是以一颗平常心来看一段以异国古代为背景的边缘题材的故事,您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感受或收获。

朝鲜王朝五百年,时局一直动荡不安,鲜有稳定的时候。而在燕山君这个朝鲜历史上有名的暴虐无道、喜怒无常的王的统治时期,百姓的生活更是颠沛流离,困苦不堪。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作为挣扎于社会最底层的杂耍艺人的生活之艰难则可想而知,而孔吉与张生恰好正是以在市井街头杂耍卖艺为生。

他二人患难与共,相濡与沫,感情极深。孔吉性格柔弱,逆来顺受,再加上面容姣好,尤胜女子,故常受人欺辱,甚至被迫“接客”;而张生勇敢坚毅,好打不平,人前人后,对孔吉百般照顾。为了孔吉,他不仅奋起反抗,带其逃离火坑,更三番两次在其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舍身相救,即使后来被烙瞎双眼,也从不言悔……这份深情,颇令人动容!

而孔吉虽为生活所迫,随波逐流,较容易对现实与权势屈从,但亦深知身边之人或垂涎其美色,或视其为利用的工具……绝大多数均为不怀好意之徒,惟有张生是真心相待,因此对这份难得的情义,他亦是格外珍惜。故当张生有难之时,他先是手刃势利班主,再是割脉以死相殉,最后更是毅然抛开一切,誓与张生生死相随!……虽然他的行为与张生相比,略显被动,亦不够刚烈,但就其柔弱的性格而言,能做到如此,则更需要更大的勇气。

不错,他二人之间的这样一段暧昧迷离的感情是否属于同性恋情确实颇费人猜疑,不过窃以为就算是他们自己恐怕亦说不清,道不明……兄弟义也好,儿女情也罢,他们想要的,其实只是能彼此携手天涯,长伴左右,台上纵情演绎悲喜人生,台下自由穿梭绿野红尘,至于其他,倒不是那般重要了。

与孔、张二人相比,燕山君(郑镇荣饰)的遭遇更令人感叹,而他对孔吉的情感亦更为复杂。他虽然贵为一国之君,享尽荣华富贵及无边艳福,但因自幼母亲惨死,且一直在尔虞我诈、争权夺势的压抑氛围中长大,故在那看似冷酷威严的外表下,其实深藏着一颗敏感脆弱的心灵。朝臣们皆怪他残暴不仁,荒淫无道,宠伶人,好男色,违伦理,乱纲常,但庙堂之上,宫闱之中,又有谁能真正明了他内心的悲苦与落寞?

优伶岂应关大计,君王无奈是多情。当孔吉出现时,他先是被其绝色容颜及机智所吸引,后又被其的善良与单纯所打动,在看过其演出的再现自己母亲被害一幕的戏之后,他无法自拔,终于彻底沦陷。其实对他而言,孔吉与其说是他爱慕的对象,更不如说令他“放心”的一个朋友,是他恋母情结的一个寄托。不过孔吉对他的感情终是怜悯多于爱情,故纵有锦衣玉食,高官厚禄,亦无法改变其追随张生离去的决心。想那张生,虽然身份卑微,无权无势,而且后来还落下残疾,但仍有孔吉生死相许,不离不弃。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而他荣华半生,自以为拥有一切,到头来却落的个众叛亲离、两手空空的下场,此情此景,又怎么能不叫人为他扼腕叹息?

自古儿女为情忧,几多长恨叹风流。“王与优伶”的故事现已落幕,是非功过且任由后人自行评说。今生既已无缘,但求来生再聚之时,能抛下凡尘俗事,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赤叶青枫/文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忙处抛人间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但使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偶滴剥壳:http://blog.sina.com.cn/m/chiyeqingfeng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